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李静:赠品

2023-02-14 19:47:55 1433

摘要:个人简介:李静,山东临沂人,中学教师。生于乡野,长于农家,瓜干画字于瓦缶,石子识数于山垭。暮去朝来字为码,码字拾朝花,度当下。赠品文/李静半年前,我在姜老板店里(养发护发)办了年卡,起初还有点心疼银子,后来,每次去“养发”,总能收到姜老板的...


个人简介:李静,山东临沂人,中学教师。生于乡野,长于农家,瓜干画字于瓦缶,石子识数于山垭。暮去朝来字为码,码字拾朝花,度当下。

赠品

文/李静


半年前,我在姜老板店里(养发护发)办了年卡,起初还有点心疼银子,后来,每次去“养发”,总能收到姜老板的赠品,欢喜之余,由衷感叹,这银子花的超值。

姜老板这人的长相可圈点之处还是颇多的,首先有高度,那是“大个门前站,不干活也好看”;其次有宽度,那是肩阔胯宽赛门板;再者有厚度,那是虎背熊腰稳如山。当然,人无完人嘛,姜老板长相也稍有不足,那就是眉淡、肤暗、鼻梁微欠。姜老板干起活来不惜气力,那头发拍得“啪——啪”响,声称要拍出午间进食的仨煎饼!姜老板这人中气足,洪钟之声,余响在店内回绕三天。哈哈,姜老板干活不干活,都不影响送赠品,俺列出一二三四,没准你想来养发了。



植物染发的配方里有一味不可或缺的料——鸡蛋清。鸡蛋黄如果拌在植物粉里做成的糊,略有腥气,讲究的顾客会皱眉。爱美的女士多,爱面子的先生也不少,生意好啊,一天要消耗四五十个鸡蛋。

老板娘想:蛋黄,老娘我自己吃!

老板娘的午餐必有”炒蛋黄”,开始几天,油煎得蛋黄黄灿灿,香喷喷的,捋上棵小葱卷煎饼,吃得心满意足。七八天后,感觉油煎得蛋黄有点硬,就放上白糖,做成起泡的酥酥的蛋饼,又是十几天过去了,老板娘一家,到了谈蛋色变,纷争必起的地步。看到小狗摇着尾巴来了,老板娘喜上眉梢。

头几天,老板娘提着生蛋黄的塑料袋回来,小狗翘着尾巴,谄媚的笑迎女主人。

不到十天,小狗见了女主人形同陌路,夹着尾巴,拐弯走了。

老板娘想:奶奶个腿,老娘还没法治你了!于是小狗吃上了黄灿灿的炒蛋黄。

老板娘走到楼梯,小狗就在门口迎候,跟着到了厨房,老板娘先给狗炒蛋黄,再做饭。小狗那是摇着尾巴舞蹈欢歌。

谁知十几天以后,小狗对它碗里的黄灿灿也心生厌倦,胃生厌倦,主人回来,又与它不相干了。老板娘一脸坏笑,其他啥也不给,不吃就饿死你!

小狗“绝食”三日。

第四天,老板娘发现狗碗里的炒蛋黄没了,奸喜:失节事小,饿死事大。

一日工作时间老板娘回家取物,三四只小狗正围着狗碗吃炒蛋黄,“它奶奶的,这个狗娘养的狗玩意还在我家请客啦!”

老板娘气得连轰带踹。

店里的染发师们的午餐必有炒蛋黄。

染发师们家的小狗也吃上了蛋黄酥。

一日,一染发师说:估计小狗已经高胆固醇了!

哈哈,吓人不?




姜老板当年在正直驾校做教练时,有个十九岁的“结巴子”(口吃)学员,这个男孩长得可帅了,是个孤儿,跟着奶奶过日子。驾校领导在分配学员时说谁让这个小张过了关,这个月就多给他三个考试名额,只是无论是谁,都不要对他太严厉!人人都知道,教练教训学员那是家常便饭。就好像父母的“打击教育”,出发点也是善意的。姜教练眼馋那三个名额,毛遂自荐要了这个学员。

小张先说:教——教练,你——你不要——不要吵我——你——要是吵我——我就——控——控制不住——尿——裤子。当时我许诺,你好好练车,我不吵你!谁知他上来,一脚油门差点追尾,我一嗓子吼出去,他哪里是尿裤子,他奶奶个腿的,他是尿车!多亏那会车上就他一个。你说我那个气啊!当晚他女朋友打电话给我赔不是,说了一箩筐好话,说小张其实很聪明,就是胆小,不会和人交流。姜老板说,嗨,可怜,无爹无娘的孩子。

小张拿到驾照,他女朋友还提了两瓶酒来谢师。后来小张给我打电话,结结巴巴地说,他奶奶支持他“倒插门”,他女朋友说可以带着奶奶一起过。

我们都问后来呢,姜老板说好着呢,他岳父陪嫁了一套门面房,开着小超市,日子过得顺溜着,一点不结巴!

哈哈,替他开心不?



加盟店开得“星罗棋布”,每次发货都是个大工程,一次姜老板准备第二天分店开业的课件,她就把发货的事儿交给老公王老板,并将发货的步骤交代得自认为清清楚楚,岂料每单都出了点小问题,姜老板的牢骚抱怨那是铺天盖地,塞满宇宙,中心句是:宁愿找个有能力的男人,他一天打我十八顿我也愿意。

浓眉大眼的老帅哥王老板来了,姜老板忙着呢,店里事多,她没空说话。“发错货的事”好像发生在新石器时代。这儿必须得夸夸王老板的手艺,王老板一上手做头疗,顾客是龇牙咧嘴大喊过瘾,这钱花得值!

十几分钟后,王老板要去二店,姜老板忙里偷闲笑问:老王这就走吗?王老板面无表情问还有什么事,姜老板说,你在这里,我稀罕稀罕你!哈哈,十几分钟前还叫嚣:我恨不得治死他!

哈哈,可爱吧?



每每谈起她的公婆,姜老板的声音总要再提高上百个分贝。有人在她婆婆面前夸说恁大儿媳妇个子真高啊!她婆婆扬声道:我一辈子就讨厌高个子的女人!她的老公是高中生,这在当年在农村那也是高学历人才,她公公曾傲娇地说,“宁找大家的猫,不找小家女!”姜老板还如是说:

俺婆婆家里,白事红事她都不用我!俺小姑子出嫁,我跟俺儿早早穿好新衣服等着,俺儿那是里外全新,兴奋的觉都没睡好,那时俺儿也就四五岁,盼着送亲啊,俺也早借了一个新棉袄,等着去当客。谁知一大早,俺婆婆就开始噘(方言,骂),这个贼到不了外人,家贼难防啊!俺问丢了啥她也不搭腔。那俺就不问了。俺小姑子一直住俺家里,就在俺家发嫁啊。等俺小姑子去镇上盘头回来,俺婆婆对我说,去一个女客就行,你去不去都行!人那边(小姑子婆家)不兴!我说那我就不去。谁知让俺大娘(老公的伯母)听着了,她说,哪有去一个女客的?侄媳妇你是她大嫂子,你不去,谁都不能去!我就和老王他弟媳妇一起去了。回来俺婆婆还在数叨,这个贼,跑不出这个门!

小姑子三天后回门,在西天井里跟她娘拉呱,“娘,你说那几块银元在哪,在我的喜被子里,我不知什么时候掖里面的!”

“找着就好,我还认为是东天井那块货偷去了!”

我在院墙这边听得清清楚楚。原来我这块货就是那个家贼!

哈哈哈,好笑吧?


“养发”半年余,慢慢听到一些亲切的“称呼”:店员小宋喊姜老板的婆婆三姨,店员小刘喊姜老板的公公二舅,店员小王喊姜老板母亲二姑,店员小姜喊姜老板姑姑!哈哈,这不是“夫妻店”,这是“家族产业”啊,四十几岁姜老板,她担着一个家族的生计呢!

这格局,嘘唏不?

如今常有人夸俺的头发光亮柔顺了,嗨,心情好,才是“额外”的好!收到俺转送的“赠品”,喜欢不?


2021年12月28日完稿
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